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L漂生活 >你住的小小的国我正思念:艾加.凯磊《小小王国》 >

你住的小小的国我正思念:艾加.凯磊《小小王国》

栏目:L漂生活 | 来源:http://www.shenbo2211.com | 时间:2020-06-18

你住的小小的国我正思念:艾加.凯磊《小小王国》 

小小王国有多窄呢?

当国王和他的大臣想玩飞盘时,

其中一个人得跨越国界,踏到邻国的土地上。

  以色列作家艾加.凯磊的畅销图文作品《小小王国》应该与他的自传《我绝非虚构的美好七年》一起看,才能知道这本书并不只是在说一个童话王国中发生的事。这个故事可能根本无关于成长或者自我,而是以色列国族的寓言。

  凯磊笔下的小小王国中只住着四个人,国王、大臣、两位子民。王国虽小,却拥有精美的宫殿与文化,子民耕种着草莓田。

  然而如同所有隽永的故事一般,危机降临小小王国,一位子民爱上了其他国家的女孩,追随她离开了王国。留下来的子民也因为孤独寂寞,获国王恩准离开王国,与朋友团聚。没有了子民,王国无以为继,忠心而聪明大臣于是放弃了官衔,搬进子民的木屋里,换取王国存续。但仁慈的国王并不愿意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

  这是个关于以色列的故事。回顾百年来犹太人的境遇,因为二战遭到屠杀的创伤,兴起了积极的复国运动,以色列这个「小小的国家」因此突兀的出现在西亚众多阿拉伯国家之间。直到现在,以色列领有耶路撒冷作为首都的事实,仍不受大部分国家承认。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怀抱希望飞回这个充满危险与冲突的小国,只因为那是他们心中的应许之地。

你住的小小的国我正思念:艾加.凯磊《小小王国》

  曾经因为没有国家而饱受欺凌,所以现在为了这个国家,无论多少代价都愿意付出。以色列人愿意男女皆兵来保护她,以色列学者甚至史无前例地复活了希伯来语,这曾经是被判定「死亡」的语言。同样的,为了这个珍贵的、小小的王国,以色列人也伤害了原本居住在此的巴勒斯坦人。

  凯磊的父母来自波兰,是集中营倖存者,1967年凯磊在以色列出生。他知道这个国家对曾经因为身为犹太人而饱受劫难的父母来说有多重要。但后来凯磊也有了孩子,儿子诞生的医院旁边就遭到恐攻。《我绝非虚构的美好七年》中描述炸弹如何在以色列爆破,但人们又如何若无其事的继续生活。这小小国家的美丽与庄严,竟是以孤独与伤痛为代价。

  在凯磊的故事中,小小王国的子民追求爱情而离开了母国,这是因为比较保守的犹太教定义中,犹太人身分是由母系决定,由犹太母亲生下来的孩子才是犹太人。因此,小小王国的子民爱上了不是犹太人的女孩,就会导致他们的子女不再是犹太人,这也是何以故事中小小王国子民必须离开国家的理由。

  从这个段落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凯磊对于「什幺是犹太人」的疑惑。任何一个居住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在感到性命遭受威胁的同时,可能也会思考这样的问题。法国社会学家,同时也是犹太人的特里加诺(Shmuel Trigano)认为,血统或族裔不是犹太人的充要或必要条件。儘管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犹太人时,血缘关係经常纳入考量,但真正决定犹太人身分的,与其说是DNA,不如说是文化、仪式和语言。

  大臣努力的维持着宫殿的华美和节日的丰富,是为了维持「犹太文化」于不坠。因为过着犹太节日、信仰犹太宗教、阅读犹太经典的人,才是犹太人。无论这个王国多幺的小,全世界只有一千三百万个犹太人,其中三分之一住在以色列,但只要存在着就有希望。无数信仰复国主义的犹太知识分子,都在扮演大臣的角色。

  但国王代表的是凯磊作为「人」而非「犹太人」的情感,故事中几度想要放弃这个国家。因为子民太过孤独,不忍心看他们继续受苦。小小王国子民耕种的田是草莓田,那是凯磊出生那年披头四乐团发行的歌〈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唱着:「闭上眼睛生活很容易,误解一切你看见的东西\永远的草莓田,没什幺是真的,也没人会因此被吊死。」

  最后,小小王国既毁坏又没有毁坏,它在凯磊的期望下重生成为另一种面貌。这个王国因为希望而建立,因为爱而崩坏,但也会在爱里重新站起来。小小的王国,是凯磊写给以色列的睡前故事,你也可以说,是一封情书。

你住的小小的国我正思念:艾加.凯磊《小小王国》

书籍资讯

书名:《小小王国【精装书+掌心版袖珍手作书】》 The Tiny Kingdom

作者:艾加.凯磊(Etgar Keret)、绘者:塔米.贝萨雷(Tami Bezaleli)

出版:寂寞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