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N超生活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栏目:N超生活 | 来源:http://www.shenbo2211.com | 时间:2020-07-28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修复山径的义工将材料用人手运上山。(受访者提供)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渔护署曾尝试以不同方法修路,例如以石板砌出楼级形状,但因未能阻止水土流失,结果石板反变成障碍物。(受访者提供)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放置木材及石头前,都要按照其形状在泥土上挖出相应的泥坑,才可有效固定。(受访者提供)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马鞍山昂平营地前的山径因使用量高,植被损毁严重,令冲蚀沟愈变愈大,对行山人士构成危险。(受访者提供)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经修复后,山径以附近搬来的石块砌成阶级,两边亦种上植被,有助抓紧泥土及「限制」行山人士留在原路。(受访者提供)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没有植被保护的山径较易造成水土流失而出现冲蚀沟,在捨难取易下,行山人士会选择踩在旁边的植被,自闢新径,日积月累下便会令山径变阔,导致水土流失更严重。如情况许可,应尽量走在原路上。(受访者提供)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不少山径上会有一些引导雨水离开的排水横沟,如被落叶、石块、垃圾堵塞,便会令山径积水变成泥泞,增加山径使用者受伤风险。如发现排水沟堵塞,可在安全环境下尝试移除堵塞物。(受访者提供)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不少行山人士见到山径损毁,会自发以木板及石头修路,不过如未了解山径损坏的原因,而随便放置它们,如山径的水土继续流失,原本看似稳固的木板或石头便会出现不稳,大雨来临时便有可能被雨水冲走,或会导致其他行山人士受伤。(受访者提供)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移石搬木修葺  让山径回归天然

香港行山径总长度达500公里,其中最为港人熟悉的麦理浩径,到今年10月刚好是启用40周年,一连串庆祝活动将会举行。但在行山人士眼中,麦径其实已遍体鳞伤,水土流失严重,冲蚀沟犹如一道道受感染的伤口,正在日渐腐烂和扩大。渔护署虽已派员抢救,但效率远远落后于损坏速度,要保护自然山径,自救呼声已在民间响起。

本地慈善环保团体绿惜地球(The Green Earth)将会在10月大搞「香港山径日」暨麦理浩径生日会,除了展示麦径的历史图片、举办摄影比赛,其中一项重要活动,是邀请了渔农自然护理署维修山径的退休师傅,以及提倡以人手方法维修山径的台湾千里步道协会专家,一同示範如何以天然方法维修山径。

石屎化加剧水土流失致冲蚀沟

本身是越野跑爱好者的绿惜地球社区协作总监郑茹蕙指出,SARS事件后,行山变成港人其中一项最热中的运动;加上近几年愈来愈多越野赛事举办,大大增加山径的使用率,「特别是最多人使用的麦径,部分路段如鸡公山、昂平的水土流失非常严重,冲蚀沟的出现不单破坏大自然,更会增加市民受伤风险,绝对有需要修复山径」。

以往政府部门如渔护署、民政事务处在维修山径时,都倾向优先选用石屎、石板等人工物料,因为维修时间短,而且老一辈的技工已退休,导致人手修复山径的手艺失传。越野跑手曾小强及其他热爱自然山径的人,便在3年前成立郊游径石屎化关注小组,让公众了解以石屎修葺山径并非理想方法。「以石屎或石板维修山径,弊端是水泥会阻隔雨水渗入泥土,下雨时便增加石屎径两旁的水流量及冲击力,加剧水土流失而形成冲蚀沟,长远更会将石屎径底下的泥土掏走。」曾小强说现时不少石屎路面已出现崩塌,可见这方法无助解决山径损坏。另一方面,石屎山径不见得较安全,因为下雨后的积水会令表面更跣更滑,而坚硬的路面亦会增加行山人士膝盖的负担,无论在保护环境或行山安全问题上,都应考虑其他方法去维修山径。

掌握损坏因素以天然材料修葺

经过网友大量提供外国政府以天然方法维修山径的资料,并向环境科学、建筑工程、山径维修等方面的专家请教后,曾小强说关注小组认同修复山径,必须先了解引致该段山径损坏的环境因素,再以最天然的方法修葺山径,例如以附近的石块、木材作为修葺材料,才能有效解决山径损毁的问题。关注组其后多次约见政府部门,提交山径去石屎化的研究报告,终于落实于部分使用率高而又损毁严重的山径上试验,例如大帽山四方山凉亭前、鸡公山、马鞍山昂平营地前的山径等。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及公众对这些已修葺的山径均有良好评价,不单获渔护署支持,曾小强透露民政事务处管辖的山径路段,亦有望在明年初开始试验,作为日后其他修路工程的先导参考。

培训义工维修理论与实践并重

天然维修山径方法的呼声虽然日渐响亮,渔护署亦会不定期招募义工协助维修山径,但郑茹蕙提醒,一次性的义工服务并无法令活动变得「可持续」,「在活动期间,义工大部分时间仅投入体力,虽然已加强渔护署职员修复山径的效率,但就未必能清楚了解山径管理的概念」。她表示,绿惜地球在去年获环境及自然保育基金资助,开展了「环保基金共筑可持续远足山径——无痕山林教育计划」,举办一连串讲座、导赏活动,以及为「自己山径自己修」义工培训计划,招募了60个学员。

「计划内容结合了一天室内理论及两天实地维修,同时亦鼓励学员出席实地视察活动,进一步加深维修山径的理论。」郑茹蕙指第一期计划已完成,不少参与的学员事后亦经常出席渔护署的义工维修活动,协助渔护署专家向其他义工讲解管理山径的概念,期望长远能建立一支具备知识及技术的义工维修团队,提升修复山径的效率。

维修不简单石级稳固有技巧

行山路线资讯网站「绿洲Oasistrek」的Teddy,亦是完成「自己山径自己修」课程的学员之一,「我由2002年开始行山,因为锺意行山,所以开设网站介绍行山路线与人分享」。他称以往虽然也留意到山径损毁问题,但从没认真思考应如何修复,「直至有一年行过船湾淡水湖郊游径附近一段俗称『跌死狗』的路段,发现原本的泥路变成石屎板,开始有些抗拒,觉得山径多了一条疤痕」。

Teddy说后来问题愈来愈严重,而且经修复的山径很快又再破损,便意识到这些方法并不理想,「留意到关注组提出的理念,自己亦开始上网搜寻其他外国资讯,渐渐认同天然维修山径的理念,便报名参加义工活动,但就觉得内容不够深入」。参加「自己山径自己修」课程后,他才真正理解修路绝不简单,「除了学习不同的维修方法,更重要是掌握山径损毁的原因,例如到底是什幺问题导致水土流失或水浸,要到现场视察该段山径的水流方向,以决定如何疏导水流;又要寻找附近有什幺天然材料可供维修,维修的方法是做石级抑或整平斜坡,这些问题都要预先考虑,并非纯粹移石搬木」。

他以做石级为例,一般人以为只要将石头平整一面朝上放即可,「但原来要将石头的重心移至上坡方向,否则石头很易滚下山坡;再根据石底轮廓在泥土挖出相同形状,放置石头后并以碎石填补缝隙,之后才可以铺泥填平,这样才可确保石级安全稳妥」。Teddy说修复山径进度非常慢,以「自己山径自己修」课程为例,即使连续两天有接近60个学员出席,协助修复马鞍山麦径昂平一段损毁严重的山径,也只能完成约50米距离,「相信要等到日后训练出更多资深义工,才有可能加快进度」。

■保护山径人人有责

曾小强说,行山人士就算没打算参加修复计划,都可改变自己的行山习惯,有助减慢山径损坏。

文:GenkiRELATED
    活动推介:修复山径初体验
上一篇:
下一篇: